氨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氨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洲各国气价如何与国际接轨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33:28 阅读: 来源:氨水厂家

亚洲各国气价如何与国际接轨

中国页岩气网讯:多数亚洲国家,国产气价仅是国际气价几分之一。天然气生产成本越来越高,价格管制造成企业利润损失,巨额差价补贴既不合理也难持久。多种因素影响价格与国际接轨,强力政治保证是决定性条件。

据能源研究机构FACTS上星期分析文章,在亚洲新兴经济国家,低价国产天然气与进口天然气及LNG之间的差价,已经成为一个热点问题。这个问题还影响到LNG经销商,巨大差价限制了LNG在天然气进口国的作用。

未来4年,亚洲LNG进口国将进一步增加,因此国内气价问题显得更加重要。目前亚洲的LNG进口俱乐部包括:日本、韩国、印度、中国大陆及中国台湾。未来可能加入的还有泰国、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巴基斯坦和越南。

亚洲各国气价水平各异

目前,由于政府补贴和国内价格管制,亚洲多数国家的国产天然气价格仅是国际价格的几分之一。不过在未来10年,由于进口LNG在这些国家的能源结构中地位越来越重要,差价问题将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议。

在马来西亚,支付气价最高的是商业部门,价格接近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价格最低的是国家公用事业单位,按优惠价向马国家石油公司支付,仅略高于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马来西亚大部分天然气供应由国家石油公司提供补贴,2010年补贴达54亿美元。从1997年算起,补贴总计已达360亿美元。按照提高国内气价路线图,自2010年起,电力生产和工业部门每6个月将提高3美元,然而这一方案尚未实施。目前,马来西亚最高气价仍比日本登陆成本价(JLC)低4美元。

在印尼,最高气价比JLC价格低1.5美元。但终端用户的零售价差很大,高低价差在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上。首都雅加达居民用户支付的气价最高,为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一些电力生产和工业用户支付的价格仍不足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印尼多数用户处于这两个极端之间。天然气采购价为2~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国家配送商把零售价提高到5.8美元,增幅18%,而对少数用户高达8美元。本地天然气生产商已经对以往的低价用户提价,但大多化肥生产商支付价格仍低于5美元,电力生商中间气价仍在3美元左右。

在泰国,国内气价略高于马来西亚,但与其他国家不同,进口气价与国内零售价的价差较小,缅甸是泰国唯一的进口气源,零售价随着国内井口气价和从缅甸进口管道气价波动,目前已达8~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国内气价与JLC价格的价差为4~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支付气价最高的用户是小发电商。

在印度,支付气价最高的是工业用户、私营电力生产商和化肥生产商。他们以7.5~8.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价格,支付经再气化后的LNG,但他们只占印度天然气总消费20%。大部分用户可按政府价格管理局(APM)定价6.5~7.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支付,包括本国KG-D6区块供应的天然气。用户支付的最高价格仍比JLC价格低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在中国,80%的天然气消费价格为6.5~1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沿海及南方省份的城市用户支付气价较高。有趋势显示,国内气价将从西部地区(主要供应区)向东部(高消费区)逐渐提高。按部门分类,小工业用户支付气价最高,其次是商业及居民用户,最后是大工业用户,电力生产支付的气价最低。中国的中间气价为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比JLC价格低2美元。

为什么要提高国内气价

FACTS指出,由于国产气与进口气差价巨大,亚洲国家天然气生产商由于以下原因,要求政府提高国内气价格。

首先,勘探开采成本较高。由于上游成本上升,需要较高销售价,以实现预期的内部回报率,这反映在风险和钻井成本上。需要指出的是,不少亚洲天然气生产国,尤其是天然气生产时间较长的国家,如印尼,“易开采天然气”已成往事。新发现面临更大技术、地理挑战,商业开采更加昂贵。

其次,价格管制造成利润损失。在一些国家,政府价格管制造成供应商负回报。如果进口管道气及LNG或生产成本高于天然气零售价,价差就要由供应商承担。据预测,未来全球油气价格将继续攀升,尤其是气价与石油挂钩的合同,如果不调整定价机制以反映进口价格上升,形势对供应商非常不利。对既供应国内又出口的上游生产商,如果强令低于国际出口价供应国内市场,收入就会蒙受巨大损失。

总之,如果国内气价与进口气价差距过大,将限制进口国的LNG采购能力,因为政府或进口企业需承担差价,这个负担不合理,也难以持续,结果是LNG需求被抑制。当然对不同国家来说,LNG的作用大小有别,但在各国天然气供应中,进口LNG的作用越来越大已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对国际市场价格应给予更多关注。

多种因素影响价格接轨

各国政府在决定国内气价时要受多种因素影响,包括本国天然气供应能力,国内天然气生产成本,进口成本(或潜在出口回报),天然气需求增长,替代燃料的作用。在不同国家,上述各因素决定国内气价的作用也不相同。从理论上讲,国内供应有限且进口选择较小的国家,更易认可提高国内价格以涵盖采购成本;那些原来国内产量充足的国家,会在为终端用户定价时予以考虑。当然,影响国内价格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包括政治体制、能源市场结构。

无论如何,人们一般不会欢迎提价,因此需要强有力的政治保证,否则即使其他条件都支持提价,也无法实施提价。FACTS认为,在印度、印尼这样的国家,如果提价,遇到的挑战将大于中国。

在能源市场,机制越复杂、透明度越差,解决国内定价问题的困难越大。在天然气价值链上有多个实体介入,包括管理者、天然气生产商、市场营销商。他们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因此在确定国内价格水平时,势必会产生冲突。理想状态是,较高的国内价格应有助于减少进出口气价矛盾。对那些要在能源结构中增加LNG比重的国家,政府需承受更大压力调整价格,不过提高国内气价的速度,将取决于各国不同情况、不同部门。

印尼国内气价与JLC价和来自出口的高端气价相差最大,补贴只对进口LNG,不包括国产气,从生产商的角度看,零售价低对他们十分不利,而且他们还要履行国内市场责任(DMO)政策,25%的产量要在国内销售。印度新增天然气供应,或由私营生产商提供或通过LNG进口,按当前价格管制,如果价格没有吸引力,私营公司的新供应量就有限,因为他们并不承担供应市场的责任。FACTS认为这两个国家的前景不乐观。

FACTS认为中国将是赢家。虽然中国国内不同气价差异较大,但与其他国家相比,大宗市场价格与国际价格水平差别较小,而且在平衡国内气价与进口气价差异方面,政府似乎要领先于其他亚洲国家。

辽宁扭力扳手头

成都零食包装机

海口尼桑车型大全

福建pp板生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