氨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氨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的哥行车时抢单乘客非常担心是否安全

发布时间:2020-03-03 10:28:00 阅读: 来源:氨水厂家

一边驾车,一边狂戳手机

的哥行车时抢单 乘客非常担心是否安全

市民建议:将车停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抢单

资料图片

近期,两款打车软件之间上演的补贴大战,让乘客和司机从中获益的同时,也衍生出一些问题。正如一名网友在微博中写的那样,司机全程一手拿着手机抢客,一手开车,这让我很是担心:如此开车,怎么保证行车安全?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的士司机在使用打车软件抢单时,需要用手触碰手机以响应乘客的需求,这一过程往往是在开车的过程中同时进行的。抢单成功后,还会通过手机与乘客联系,这些行为在城市道路上确实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

实习生 王伟 记者 刘翰

记者体验:一趟车坐得胆战心惊

3月8日中午,记者在和中广场使用了快的打车召到一辆出租车,前往三里街。上车之后,记者发现,年轻的哥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拿着一部HTC手机,时刻关注着召车信息。刚行驶至八中附近,他已经成功抢下另一位女士的单,对方打算从香榭丽舍小区乘车至十里大楼,并拨打对方电话,约定两分钟到。

因为时间紧迫,挂掉电话后,的哥变得极其焦躁,一路狂按着喇叭,骂骂咧咧地强行超车,甚至不惜一次次地与车辆、行人擦肩而过,惊得记者十分紧张,不断提醒他慢一点。但的哥依旧十分淡定,一边说着:放心,以我的技术,没问题。一边猛的一脚油门,又超过一辆汽车。

不听广播听订单老的哥出现幻听

曾想过电台广播千万种死法,最后没想到是这样!原来广播的竞争对手不是电视也不是网络电台,而是手机打车软件!最近一段时间,一条被夸大的段子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流传甚广。

从事出租行业10年的李师傅告诉记者,自己原本一直用着一部老式山寨手机,但是自从春节过后,随着两大手机打车软件PK升级,他看到身边越来越多司机都在用,而且每天收入不菲。于是,他一狠心花了3000元换了一部智能手机。一开始操作手机很不熟练,时间长了就适应了,抢完嘀嘀打车的单,再抢快的打车的单,运气好的话,一天可以多赚个好几百元。为了尽可能多抢些单子,以前他最喜欢在车里听广播,现在几乎不听了。现在都是语音报单,如果开着广播,很容易错过大单。

虽然钱赚得多了,但李师傅也坦言,心理压力其实挺大,人也时常变得焦虑,甚至出现了幻听。时刻都要守着手机,老觉得该刷屏抢单了。有时候即便在开车的状态下,也总是想着赶紧抢单,甚至有几次还差点撞了别人的车。虽然在不停抱怨,记者还是发现李师傅的视线时不时就会落在手机屏幕上,时刻准备着抢单。

上海限用打车软件 九江会吗?

自3月1日起,上海实施早晚高峰时段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九江是否跟随上海的脚步出台类似规定呢?对此,市交通运管方面表示,我市对于手机打车软件持开放、包容的态度,不干涉合法的市场行为,但会加强对出租车司机安全行驶的教育和监管,倡导司机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使用打车软件。

有着十多年驾龄的市民许先生认为,开车时应当保持高度的注意力,及时发现和处置路面出现的状况。而接打电话会分散驾驶人的注意力,影响发现和判断、处置能力。在他看来,打车软件的大行其道,对道路安全产生了不小的影响。首先,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司机应该在中控台上装一个支架,用于放置手机,单手驾车绝对是危险的。其次,与预约乘客沟通时尽量使用耳机或蓝牙,避免在开车时直接用手机打电话。最后,应在将乘客送到目的地之后再接单,至少也要将车停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抢单,把安全风险降到最低。许先生建议道。

拓展阅读

叫车软件在杭州取消愿付小费功能

的哥乘客都很淡定

这一次,两大打车软件终于降火了。继3月初,快的和嘀嘀先后宣布降低补贴、广州取消加价打车功能之后,8日凌晨起,杭州开始对打车加价说不。快的和嘀嘀都在杭州取消愿付(给)小费功能,软件中的加费页面将不再显示。8日,记者就此采访了乘客、的哥、软件商,三方均表示,这一措施对于他们并没有太大影响。

取消加价缘于政府约谈打车补贴并未取消

8日下午,记者分别体验了快的和嘀嘀两款软件,可能是因为周末,叫车很快就有了回复,但记者注意到,同比前段时间的软件界面,少了一块内容愿付小费功能。的哥师傅也早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除此之外,打车补贴同过去相比也少了很多,但依然是有的。使用快的,记者省了5元钱;使用嘀嘀省了6元。

记者了解到,嘀嘀和快的这次取消愿付小费功能是跟相关部门的约谈有关的。这个部门是杭州市物价局监督检查分局,两个软件公司有关负责人参加了价格协调会,他们表示愿意配合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抓好出租车营运市场的价格管理,向市物价部门承诺,从3月8日零时起,在杭州市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

业内人士分析称,出租车价格执行政府指导价,如果经营者擅自加价,物价部门可依法处罚,但是打车软件的加价由乘客主动提出,这是否合法应由国家级物价部门明确,所以约谈的目的还是协商而非强求。

加价打车往往在高峰期乘客的哥均认为影响不大

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对各方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市民王女士家住城北,自从有了补贴,她就常常用打车软件叫车,但她说,从未成功用过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不过,郑先生倒是常常使用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但他表示这是有前提的。有的时候为了能打到车,会加个5元,最多不过10块,当然这是在使用嘀嘀和快的两个软件能省下20多块钱的情况下,觉得无所谓,如果真要自己掏钱那还是会考虑一下的。

采访中,绝大部分乘客的意见是,遇到急事会加价,但这时候往往是最不容易打到车。所以,对于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大家并不觉得受到影响。

而的哥的说法,跟乘客有不少相似,有乘客加价,但往往都是高峰期。的哥马师傅坦言,加价最集中的就是高峰期,一般是10块钱为主,这时候我也会优先考虑离自己近一点的单子。说起取消加价,很多的哥都表示有思想准备,因为大家也都是抱着赚一笔算一笔的心态。

(据《钱江晚报》消息)

最好的双眼皮美容多少钱

北京减肥塑型美容

面部整形

相关阅读